首页 > 探讨思考 > 正文

持续关注

公益必须公办?未必

2014-08-04 17:12:42 | 来源:健康报 | 分享

 高解春
 

  本版7月21日推出专题《医疗领域公私合作该怎样迈步》后,很多人又提出疑问:“公益性丢了,咋办”,为此我们邀请复旦大学医院管理研究所所长高解春为大家答疑解惑。

 

  在公立医院改制的具体模式上,尤其公立医院公私合作(Public-Private-Partnership,PPP)模式的应用问题上,争议颇大。有人认为其PPP难以保证公益性、助长趋利性;甚至有人把其上纲上线到“违宪”高度予以否定。笔者认为,其中有不少对公益性、PPP理念的认识误区。

  公立医院PPP模式让人又爱又怕

  应当承认,作为一个发展中大国,各地卫生资源配置和政府财力差异甚大,公立医院改制面对的实际情况和需求有很大不同:某些地区公立医院,政府财力无法满足公立医院的基础建设和基本医疗服务体系的运营维护;某些地区公立医院,政府在完成基本建设和配置后,后续发展资金困难,等等。

  对于公立医院PPP模式的质疑,主要是认为私人资本进入公立医院,一定会导致公立医院公益性不能保证。同时对政府和公立医院资本进入营利性医院,认为与政府投资公益事业的宗旨相悖,等等。实际上,这里不乏对医院公益性、社会资本参与公益事业、PPP模式的认识误区。

  在现代社会中,医院、文化、教育等事业的组织属性,都有明显的公益性质,即使民办教育、民营医院、营利性医院,公益性都是其必然的组织属性。社会和政府不能以“原罪论”的有色眼镜,认定民营医院就必然是趋利和不公益的。国外许多社会资本以PPP模式办医办学,在坚持公益性方面十分成功。反之,缺乏监督和不能保证公益的体制下,政府举办的公立医院的趋利行为不同样比比皆是吗?那种认为公益必须公办、公立医院改制必须全进全退、民营医院不可能坚持公益性的偏见,正是长期以来对社会资本参与公立医院改制的“玻璃门”、“弹簧门”的原因所在。

  慎重而科学地决定是否采用PPP

  医院的公益性,是指医院不把利润最大化当做主要目标,而以人民健康和社会效益为主要追求目标。但这并非意味着公益性的医院只能政府举办、全额拨款、收支两条线,不能运用市场机制进行补偿,不能有经济效益的要求。

  按照公共经济学的理论,医院提供的是公共利益,按照谁投资谁收益的原则,医院的投入应该是公共筹资或融资。同时,为了保证公共利益,政府往往对医疗价格、服务提供模式进行管制。而医院,包括公立医院、民营医院、股份制医院,仍然必须利用市场机制,以最低的成本获得最大的社会效益。国内外许多民营非营利的医院,均在保证公益需求的同时,应用政府购买服务、市场补偿等经济手段达到良性发展,其不影响医院的公益性属性,而且是医院科学有效管理、可持续发展的必然。

  笔者认为,在PPP模式选择上,一定要根据区域卫生规划和多元化多层次医疗服务建设要求,依据当地实际情况,慎重而科学地决定是否采用PPP及其模式选择:对那些资产和资金充足,为了引进私人技术、医院管理团队或管理机制,可以采用委托管理、服务协议、设备和房屋出租等方式,建立多元化、公私合作的医院管理模式;那些区域基本医疗服务体系尚有资金缺口,为了解决融资问题,可以采用建设-委托管理-转让、合资新建-委托管理等模式,由社会资本全资或部分资金建设新的公立医院,并在委托管理若干年后,产权归政府所有;那些已有公立医院因资金不足、管理不善等原因导致后续发展困难的,也可通过部分股权转让,混合所有制等模式,实行公私双方以资产为纽带的合作;而社会资本投资建造的高端和营利性医院,如需公立医院技术和管理支持,应该以公立医院的无形资产和技术人才入股,实行股份制和受益权分配合作模式,而公立医院以资金投资营利性医院应该十分慎重。

  PPP模式需要法律与制度监管

  我国至今尚未颁布卫生基本法,基本医疗的法律地位、民营非营利医院的进入和退出机制、营利性医院的公益性保证、公立医院以无形资产和技术人才入股营利性医院的法律依据、私人资金、管理团队和公立医院技术人才在PPP模式中的权益维护和规范制约等,都需要以法律法规形式给予明确。

  PPP模式下的公私合作和医院行为规范,更需要相关政策激励约束和有效监管。如委托管理、服务协议前后的国有资产核准和评估;委托管理、设备和服务租赁的资产风险责任和收益分配原则等等,都应该有相应政策引导和激励。更需要政府卫生行政和社会公共治理机构严格监管。

  PPP模式是促进多元化和多层次医疗服务体系建设的方法之一,应该本着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原则,勇敢探索、科学实施。不能以坚持公益性为理由简单排斥社会资本参与公立医院改制,不能只以办医主体的身份和属性来判断医院的公益方向和医疗行为。(作者单位:复旦大学医院管理研究所)


返回健康报首页>>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