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舆情 > 舆情播报 > 正文

二胎指标供需错位:有人申请作假有人拒生

2014-09-20 18:40:46 |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 分享

  北京市昌平区的张萍正在痛苦的纠结中。她和丈夫都不是独生子女,属于典型的“双非”,而且都在事业单位工作。尽管她渴望给儿子再生一个弟弟或妹妹,却不敢轻举妄动,一直在默默等待政策放宽。
 
  “上半年申请单独二孩的人里面,有一些使用的是伪造的材料。我们查得很仔细,这样企图蒙混过关的,一旦查出就会退回。”近日,北京市某区计生委一位专门负责审批二胎指标的工作人员告诉《第一财经日报》。
 
  这位工作人员说,伪造材料的原因之一是他们本来不符合单独二孩政策,想浑水摸鱼,名正言顺地生二胎。但他拒绝告诉记者伪造材料人员的相关信息。
 
  二胎申请指标作假背后,是单独二孩政策实施之后在二胎指标供需上出现的错位:想生的没有资格,有资格的不想生。
 
  “绝对不要,我俩根本都没想去申请(二胎)的事。”家住北京市西城区的李文没有丝毫犹豫。32岁的李文是独女,符合北京市单独二孩政策。她坚决拒绝再生二胎,理由很简单,“不想活得太累,孩子有一个就行了。”
 
  李文的想法在单独夫妻中不是个例。根据国家卫计委的统计,今年上半年全国符合单独二孩政策的1100万对育龄夫妻中,提出再生育申请的仅有27.16万对,其中已批准的有24.13万对。
 
  符合再生育政策的人不愿意生并不是新鲜事。中国社科院人口学者郑真真曾经在江苏省做了五年的跟踪调查,结果发现符合单独二孩生育政策的群众中真正生育了二胎的仅有三成左右。绝大部分人以经济压力等为由放弃了生二胎。
 
  造假材料申请二胎指标的事,张萍从来就没想过。
 
  她身边很多80后、90后的年轻人都拥有生二胎的资格,但是聊起来却大都表示不愿意要二胎。
 
  北京市卫计委今年初曾强调,如果有人在申请单独二孩指标中被发现作假,计生部门不仅将取消其“单独二孩”申请资格,违规超生者还将处以最高80万元罚款。
 
  天津市则明确规定,凡是在单独二孩指标申请中弄虚作假的,要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尽管如此,仍有人甘冒风险、费尽心机去做假证明,骗取二胎指标。
 
  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从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开始到现在,已经实施了三四十年。从双独两孩到单独二孩,计划生育政策正在进行分步微调。在多位人口学者看来,这样的调整步伐相对于目前中国人口结构面临的严峻问题来说过于谨慎了。
 
  中国人口从数量上来说,还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国。但在世界第一的名头下,结构性问题的真相已经显露出来。
 
  根据第六次人口普查的数据,目前中国人口的总和生育率仅有1.2左右,处于超低生育率水平,大大低于2.1的世代更替水平。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生育率更低至1以下。0~14岁的青少年占总人口比例仅有16.6%,按人口学标准,处于严重少子化。老龄人口则迅速提升,并且进入加速老龄化的阶段。
 
  更为严重的是,三四十年严格的计划生育政策使得中国人的生育意愿发生难以逆转的变化。人口学者顾宝昌、蔡昉、梁中堂、王丰等在多个场合表示,低生育率一旦形成,再想往上提升非常难。生育政策调整对生育率的影响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大。
 
  蔡昉9月4日在一次演讲中表示,生育应该成为一个家庭的决策而非政府的决策,他呼吁政府加快生育政策调整步伐,以取信于民。
 

返回健康报首页>>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