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科技 > 正文

用幼儿园守则拯救美国医疗体系

2014-09-23 09:39:48 | 来源:中国数字医疗网 | 分享

\

  美国的医疗行业生病了,而且是病入膏肓,虽然其混乱复杂已向世人表明,在其能够重建之前,必受重创,但有些简单的规则可助其回到正轨。每年的这个时候,我们中的许多人准备把我们的孩子/孙子送去上学,我们希望,他们将学到成功的秘诀,我想我们可以重新审视幼儿教育,并将其应用到医疗保健行业中去。下面的列表,最初从Robert Fulghum“我急需知道我在幼儿园的所学”演化而来,并已“改编”适用于美国医疗。
 
  分享一切。在医疗保健行业,这意味着分享所有的数据,所有的信息,所有获得的智慧。互操作系统是至关重要的。价格透明度顺应历史趋势的。自动化、互联互通、协作系统也是至关重要的。医疗是一项团队运动,要分享所有信息,以便快速给出或验证诊疗方法的有效性,并统计相关成本。
 
  公平。没有人参与的决定是不客观的。患者在没有自由访问所有相关信息的情况下,承担风险、疼痛、创伤和成本,这也是不公平的。医患双方共同决策是追求公平的有效手段,在这个世界,医疗应该是为患者服务,让患者参与,而不只是将患者当做对象施治。
 
  不要打人。我们必须避免因为患者不能承担的成本,或他们不知道可能发生的并发症而使他们没有得到有效救治;不能让孤立的系统为临床医生的工作增加负担,并把他们从患者身边拉走;要停止以不必要的或复杂的监管障碍“打击”创新者,要努力避免因财务和逻辑上医疗体系的不可持续影响医生的工作。
 
  让一切流程复原。除了诸如阑尾感染或恶性病变的发展之外,这条法则对于大部分病种仍具有伟大的意义。我们着手于医疗改革的同时必须认识到,大量、彻底的改革想象容易执行难,而要实现现有工作流的结合、提高、加快变化,这种进步将更容易实现。
 
  收拾自己的烂摊子——医疗业足够大,到处都是麻烦。我们应该支持地方统筹,而非中央控制。患者必须为选择生活方式承担一些责任,这些会反映在他们保险账单中。医院必须监管好自己的质量标准。医学委员会需加强审核和制裁能力。我们的联邦政府必须在限制不恰当的医疗支付方面下更多力气。如果我们每个人做好自己的清理工作,各司其职,事情会很快变得更好。
 
  没有意义的事不要做。要阻止家庭做无用的检查和治疗,或存在更便宜的替代品而弃之不用等类似的从患者那里“偷钱”的行为;拒绝向临床医生施加各种规定和要求,这只会增加他们的行政负担,而对他们照顾患者没有益处,比如要求他们执行重复职能、做一些智能设备就以轻松搞定的复杂任务,这是从医生那里“偷时间”;拒绝把国家预算不成比例的花在次级医疗体系上,这样的做法实则从全民处“偷机会”。
 
  当你伤害了别人,请说对不起。我们得承认,医疗机构没有不出错的。技术有缺陷,药物有副作用,临床医生就会犯错误。我们必须承认,风险是我们追求创新必须付出的代价。医疗陷阱、无根据的医疗事故索赔、昂贵和冗长的产品责任诉讼都可能让本来就不堪重负的医改进程徒增阻力。而伤害必须得到适当补偿,善意的医疗失误应该被原谅,不能因惩罚阻碍进步。
 
  吃东西前要先洗手。双手、听诊器、电梯按钮都得洗,以避免病重/虚弱群体带来安全威胁。
 
  清洗。应该清洗的东西太多了。午夜的心灵鸡汤,为博同情,放大医疗系统中的问题,利用维权制度进一步加重医疗系统的负担;24小时新闻周期和灾难性新闻网络总是突出悲剧和失败,让我们对医疗进步形成一种僵化的观点,我们必须改变这种扭曲的形象;在类似的地方或类似的医疗环境中提供类似的医疗服务价格却千差万别,这类现象也必须消除;还要冲洗为我们占据医疗支出三分之一的浪费、欺诈和滥用。
 
  温暖曲奇和冷牛奶对你有好处。甜美的食物是人们对自己的激励,而全国性的肥胖证明了该激励确实有效。在医疗保健业,我们难道不应该将激励与期望行动合体,提高患者满意度。我们使用比较结果有效性和追求模式,这样一来,检查和治疗都不会因为经济问题而耽误。
 
  过平衡的生活。学习一些、思考一些,绘画、唱歌、跳舞和玩耍,每天都有事做。让平衡的理念进入医疗界,一定要在处方中涵盖各种各样的人类需求——这不仅仅是用强效药物和高科技设备来治疗疾病,也包括对生活方式的选择和社会需求。要谨记“在家健康的每一天”,较之海迪(健康计划雇主数据与信息集)措施或成本效益比率,对患者可能意味着更多。
 
  每天下午小睡一会儿。午睡仍然是好建议。许多研究指出良好睡眠对每个人的价值。
 
  当你外出时,注意交通,手拉手,团结在一起。医疗保健是一种团队活动,但我们要清楚的是个人责任也至关重要,因为正是个人的选择确定数十亿美元的医疗保健支出。我们难道不应该像一个团队一样,推进护理协调以尽可能减少琐碎和重复的服务吗?当我们处处留心风险防护时,我们要清楚:去医院本身就是一件很危险的事。
 
  发现奇迹。塑料杯里的小种子:根往下钻,茎往上长,没有人真正知道怎么样和为什么,但我们都是这样成长起来的。医学初具规模但羽翼未丰,我们清楚自己所知甚少,而且我们知道很多“真理”是错误的。我们时刻自省指南具有不确定性,承认我们的理解是非常不完整的,并愿意从每一次的实践中学习新知。
 
  金鱼、小仓鼠、小白鼠甚至塑料杯里的小种子,他们都死了。我们也会死。让我们接受这个不可否认的事实,不是不惜一切代价避免的医学失败就能远离死亡,但是,我们随时会带着对患者和家庭至高无上的尊重。
 
  然后记得狄克和珍尼的书,以及你所学会的第一个词——看。我们应注意到医疗保健是一场未完成的旅程,我们都是参与者,每个人都在创造新的故事。如果我们睁大眼睛,分享我们所知道的,承担个人责任,公平竞争,并吸取其他行业以及其他国家来之不易的教训,我们就可以毫无疑问的改变美国卫生保健的服务供给,那就是我们都期盼的以患者为中心、卓越的可持续系统。

返回健康报首页>>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