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产业经济 > 行业动态 > 正文

资本追逐 网上问诊“涨势”强劲

2014-09-24 09:01:16 | 来源:北京商报 | 分享

尽管国家卫生计生委在日前发布的《关于推进医疗机构远程医疗服务的意见》中,未关注市场上在非医疗机构进行的互联网医疗,但这并不影响资本看好这个领域。在今年8月到9月中旬,就有7亿元资金砸向互联网医疗。虽然互联网医疗市场多数企业尚处于投入阶段,但业内表示其盈利模式已经萌芽,政府方面的冷处理态度不能遏制互联网医疗市场的热情。

市场活跃

资本青睐互联网医疗

问起互联网医疗的创业者,几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段摸索市场的故事。看处方网公关总监杨静讲述:“我们老板马丁医生刚开始是在2012年做看处方网,这是一个患者与患者进行交流的平台,偶尔会有马丁医生的好友向马医生咨询一下健康方面的问题。后来一发不可收拾,有的患者或者亚健康人群非常愿意在网上追随医生,咨询有关健康管理方面的事情。我记得看处方网的日浏览量达到50万人次。”2013年,马丁医生觉得建立一个医生与患者交流的平台很有必要了,于是他就请人做了杏仁医生的App软件,患者和医生可以在杏仁医生的平台进行交流。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杏仁医生平台在今年9月3日上线,现在有1万名医生注册。针对此次国家卫计委出台的远程医疗相关意见,为了避免医疗风险,杏仁医生目前规定只对医生线下问诊过的患者进行网上沟通,患者咨询医生是免费的。杏仁医生现已获得红杉资本领投的500万美元A轮融资。在这之前,看处方网已经融资百万美元。

“资本很青睐这块市场,虽然我们还处于用户积累阶段,这一两年之内都不会盈利,但有好多投资机构看好我们。”的确如此,和君咨询公司合伙人王志刚坦诚地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对于互联网医疗,我们正在找适合我们的项目。” 据了解,丁香园今年9月2日宣布7000万元腾讯的投资,中新网不完全统计,今年仅8月到9月中旬已经有超7亿元资金投向互联网医疗领域。清科集团初步统计数据显示,预计到2014年底,中国互联网医疗市场的市值将达到27亿元,较去年将同比增长20%。

明确定位

用户积累是盈利必经途径

无独有偶,不仅仅是杏仁医生平台这样的新兵介入互联网医疗市场,北京商报记者上网搜索发现,目前已有好大夫在线、寻医问药网、快速问医生等较为成熟的在线医疗平台在运行,而且已有多个年头,有自己的一套商业运行模式。这些平台有的定位免费健康咨询服务,医生会给出诊疗建议,相当于导医功能;而有的则提供庞大的医疗专家资源,预约问诊,明码标价,限时收费。以好大夫在线医疗平台为例,就是收费预约问诊模式。北京商报记者登录官网,点击产科一栏,弹出71位专家,分别来自北京、上海、广州等地域,收费标准高的有300元/次、限时10分钟,低的50元/次、限时15分钟。截至9月22日,根据好大夫在线官网数据统计,北京商报记者发现其在线成功就诊患者达495194位,有过健康咨询体验和就诊经历的患者分享经验1182863篇,可以说已有相当程度的用户积累,认可度比较高。

“现在做互联网医疗的大概有2000多家公司,有的向用户收费,有的不收费,但大多数都没有盈利,其商业模式在探索中,有的甚至还处在研发阶段。” 北京博楷宸宇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陈红彦表示。陈红彦讲述了自己正在研发的产品构想,欲先在手机上做一个白领健身操软件,吸引白领进入,在白领对健身操这个页面逐渐信赖时,有可能还会产生医疗需求,从而进入云医疗页面。客户对在线的大夫进行咨询自己需要怎样的治疗来解决病痛,在线大夫随后会把符合患者需求最近的医院告诉他,然后患者去医院看病拿药。患者给医院的费用中,云医疗将提取其中的10%作为自己的服务费用。

“用户积累到一定程度,盈利模式自然会出现。”寻医问药网相关负责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该网站定位是为患者提供就医参考信息的院前咨询平台,提供专业的医疗信息查询、医患咨询、预约挂号等服务。其负责人透露:“我们网站注册用户达到5000万人,日均UV用户是2000万,现在寻医问药网不向患者收费,但向该网站做广告的药企或者医院收费。目前我们的网站是盈利的。做互联网医疗的关键是积累用户,向用户提供优质服务,能够满足用户需求。” 北京商报记者以患者身份登入寻医问药网,点击相应科室,马上有在线医生跳出来向记者详细了解病情,为记者答疑解惑,但没有确切诊断,只是告知疑似病情,并给出建议。该负责人表示,医生通过线上和用户交流,有的需要去附近医院看病的,平台就帮助他联系医生,给用户做医生加号服务,但平台不支持在网上开处方。

等待细则

健康咨询和医疗诊断界限模糊

“我有过经历,看个牙疼还要早起六点去医院排队看病,这很麻烦,现在网上医疗有‘轻问诊’的方式,充当家庭医生,给诊疗做出指导,或者帮忙推荐医院医生、加号等形式,市场需求很大。”杨静表示。

然而,虽然受到市场热捧,但在政府看来网上问诊存在安全隐患,遭到遏制。此次国家卫计委出台的《关于推进医疗机构远程医疗服务的意见》中医务人员向本医疗机构外的患者直接提供远程医疗服务的,应当经其执业注册的医疗机构同意,并使用医疗机构统一建立的信息平台为患者提供诊疗服务,反对院外网上问诊。业内人士认为,“网上问诊势不可挡,现在医师多点执业政策在松绑,在线多点执业的医生也应鼓励并给出规则,不应该一刀切。医师在线咨询或者诊疗需要具备什么资质,怎么规避医疗风险,这是需要政府做出规范的,而不是一禁了之。”业内人士表示。

一位不愿具名的北京某三甲医院主任医师陈医生表示,他现在除了在自己所在医院信息平台为患者提供诊疗咨询服务,也还在寻医问药网挂网。在现在医疗资源紧张,看病难、看病贵的形势下,这种在线诊疗方式给予患者便利,也为医生打开知名度和影响力提供平台,是互惠互利的。“一位严谨的医生,是不会在患者网络问诊中轻易给出诊断意见的,他们为患者提供的只是一种病情咨询或是就医指南,换言之就是导医服务,让患者少走弯路。但是不可避免的是,针对较为常见的、慢性的、简单的病情症状,咨询和问诊常常会出现界限模糊。如果现在网上只允许咨询,不允许诊断,很容易就越界。”他说。

北京商报记者发现,有的互联网医疗平台,患者先是在线咨询,然后预约专家,医生在线诊疗,开出处方。“医生在线开处方是不符合法规的,在互联网医疗商业模式不成熟的情况下,政府需要观察一段时间才能制定相应规则,但网上问诊大势所趋。”陈红彦认为。业内人士呼吁,在互联网医疗市场需求这么旺盛的情况下,网上问诊并不是一纸禁令可阻挡的,与其明面上停止、私下里进行,还不如加快制定健康咨询和疾病诊断实施标准和细则,加强监督和管理,提高有诊断行为的在线医疗平台门槛,审查医生资质,有章可循,以此才能更好地规范医疗行为,减少安全隐患。

返回健康报首页>>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