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深度 > 正文

剖宫产给“二孩”埋下隐患

2014-09-18 07:50:26 | 来源:健康报 | 分享

□本报记者 甘贝贝□
  2013年年底,我国启动单独两孩政策。目前,全国符合单独两孩政策条件的夫妇有1100多万对。国家卫生计生委组织的生育意愿调查显示,现有一个孩子的单独家庭,希望生育第二个孩子的占60%左右。近日,记者采访北京、天津、江西等地的育龄妇女和相关医务人员发现,由于有剖宫产史,一些妈妈虽然符合生育政策,却已不具备再生育条件。接受采访的业内专家普遍认为,随着单独两孩政策的实施,剖宫产造成的问题将日益凸显。
  没留住孩子,还失去了子宫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妇产科主任、中华医学会围产医学分会主任委员杨慧霞教授说,滥用剖宫产不仅损害健康,有剖宫产史的女性再次怀孕时还容易发生凶险性前置胎盘、胎盘植入。这时候,子宫不再是宝宝温暖的家。
  今年2月21日,北京市正式实施单独两孩政策。在此之后,34岁的王女士怀上了第二个孩子。然而就在怀孕第17周时,有过一次剖宫产史的王女士发生了前置胎盘大出血。这次怀孕,不仅没留住第二个孩子,王女士还失去了子宫。
  王女士的家人说,计划生育政策调整了,他们全家都期盼着再要个宝宝。生第一个孩子时,王女士的家人主动要求剖宫产,没想到竟付出了如此惨痛的代价。
  杨慧霞说,子宫切口疤痕处通常肌肉组织少,是一片“不毛之地”,如果胎盘附着在疤痕周围,前置胎盘和胎盘植入风险将会明显增加,即使孕中期采取终止妊娠,出血都会很凶猛,甚至需要切除子宫。
  剖宫产造成的风险不止于此。
  在北京打工的四川籍小宋今年28岁。单独两孩政策实施后,她和丈夫决定再要一个孩子。然而到医院检查后发现,她剖宫产疤痕厚度仅3.4毫米。医生建议她别冒着生命危险再怀孕了。
  北京妇产医院妇产科副主任陈奕解释说,如果小宋再怀孕,随着胎盘越来越大,羊水越来越多,第一次剖宫产时形成的瘢痕会越来越薄,当子宫内的压力超过疤痕组织所能承受的力量时,子宫随时有破裂的风险。子宫破裂可能造成胎死宫内,孕产妇还可能腹腔出血、休克等,危及生命。这样的例子陈奕每年都能碰到几例。
  江西省妇幼保健院辅助生殖技术中心副主任赵琰说,有剖宫产史的女性还有可能不再容易怀孕。这是由于剖宫产可能引起子宫切口憩室,即使胚胎着床,也不容易怀孕,特别是子宫后位的患者,表现更明显。
  接受采访的业内专家普遍表示,如果严格遵循剖宫产的医学指征,本该有更多育龄妇女及家庭可以享受两个孩子的幸福。
  剖宫产率为何如此高
  世界卫生组织提出,剖宫产率应控制在15%以下。而目前我国剖宫产率为40%左右。
  据介绍,初次剖宫产的常见原因依次为,产程异常、胎心率监护异常、胎位不正、多胎妊娠及可疑巨大儿。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剖宫产原本是一种应对难产和部分高危妊娠分娩的有效手段,如今却成为不少人分娩的首选,主要缘于产妇担心自然分娩痛苦、希望“保持身材”、选择“良辰吉日”生产等观念。
  杨慧霞介绍,对剖宫产的风险认识不足,也是我国剖宫产率居高不下的原因之一。在国外,孕妇要求剖宫产时,她的保健医生会将剖宫产可能带来的母婴近远期风险告知孕妇,如果孕妇仍然坚持,则会有更专业的医生对其客观讲解近远期可能出现的出血、感染,切口部位子宫内膜异位症、瘢痕部妊娠等并发症。“有了严谨、科学的沟通之后,仍坚持剖宫产的孕妇自然就很少了。”
  赵琰说,巨大儿增多也是造成剖宫产率高的原因之一。“一般情况下,从怀孕到生产前,妈妈前后的体重增加不应超过13公斤。现在越来越多的妈妈一旦怀孕就使劲吃,容易造成胎儿过大。”
  剖宫产率高,还折射出医患关系紧张的现状。记者采访的北京王女士,就是在医生判断认为其骨盆、胎儿大小、胎心等条件都非常适合自然分娩的情况下,其家属坚持要求剖宫产,并表示“如果不给剖宫产,产妇出了任何问题医生承担一切”。一位天津某三级医院的妇产科医生说,产科本来就是高风险科室,产程也是无法预测的,为避免医疗纠纷只能放宽剖宫产指征。
  一些医院的利益驱动也不容忽视。这位妇产科医生说,其实,对医生来说,剖宫产既赚钱又省事,更利于医院创收。
  安全避免初次剖宫产
  杨慧霞介绍,2014年3月,美国妇产科医师学会与母胎医学会联合发布首个产科医疗共识——《安全避免初次剖宫产》,建议医师权衡剖宫产及阴道分娩的近期和远期利弊,安全有效避免滥用剖宫产,尤其是初次剖宫产术。
  针对上述原因,该共识提出系列干预措施,包括产程异常的重新定义,减少产程中不必要的干预;提供产程中的陪待产服务等非医疗性支持,提高胎心监护的识别能力;妊娠期合理营养指导,预防巨大儿发生等。
  基于国外对足月头位单胎妊娠孕妇产程的大样本分析报告,该共识强调第一产程潜伏期延长(初产妇超过20个小时,经产妇超过14个小时)不应作为剖宫产指征;第一产程进展缓慢不应作为剖宫产指征。
  杨慧霞说,由于近年来卫生行政部门和学术界对高剖宫产率的关注以及相关措施的实施,一些医疗机构的剖宫产率已经呈现下降趋势。但多年来随着剖宫产术的广泛甚至是过度应用,产科医师处理难产的能力下降,阴道助产技术例如产钳术、胎吸术和臀助产术等的临床实践机会明显减少,导致产科医生阴道助产水平的整体下降。
  杨慧霞倡议各级学术团体以及政府行政部门,尽快组织实施阴道助产、臀位外倒转、产钳和胎吸助产、肩难产处理等助产技术的培训,提高产科医师和助产士的整体助产水平。同时,提高我国自然分娩率的措施还应包括开展分娩镇痛,使自然分娩怕疼的孕妇乐于接受阴道分娩。此外,还需政府积极引导,不要让医护人员10余个小时守护自然分娩产程获得的报酬,远不能与一台不足1个小时就能完成的剖宫产所获相比。
  记者了解到,我国今年启动了爱婴医院复核工作,复核标准中重要的一项内容便是要求“爱婴医院近3年非医学需要剖宫产率逐年降低”。同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协调教育部已经同意恢复大学本科助产士专业招生,今年和明年将陆续启动,同时协调人社部进行助产士职称晋升相关改革,为降低剖宫产率提供人力保障。

返回健康报首页>>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