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学人文 > 正文

郎景和专栏

一位医生的故事 王主任的谈话

2014-09-05 08:26:57 | 来源:健康报 | 分享

  王主任是王文彬教授、产科专家。上世纪60年代,他是林巧稚大夫的副手,任妇产科副主任,主管科里的行政及日常事务。那时,我工作不久。一天早上,王主任给病房打电话,让我去他的办公室一趟。现在见主任是司空见惯的事儿,那时不同。和主任见面不那么容易,有点诚惶诚恐。

  王主任开头的话很客气:“来两年了吧?听说挺能干的。”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突然他话锋一转:“但也要谦虚谨慎,戒骄戒躁,认真负责啊!”接着,他谈到不久前我接生后做新生儿查体,左耳前的小肉赘忽略未记。我对王主任的批评心悦诚服,即便上升到“负责”二字也都可以接受。

  我进行了反思,却也有不解之处:我的上级大夫为什么不直接给我指出,而径自上报主任呢?其实,上级大夫无论多么严厉地批评我,我都无话可说。而且,他给我指出后再向主任报告,也无可厚非。这是我年轻血气方刚时的想法,而今倒觉得这种做法也无所谓了。

  不过,我始终介意这种“打小报告”的做法,是有教训的:其一是我上大学三年级时,因上课看小说被“告密”,最终以违反课堂纪律被罢免了团小组长之职;其二是大学四年级,同学们在宿舍里随便聊天,谈到找对象一事,我说:“那当然要漂亮女孩呀!”不幸又被“报告”上去,并被认为是“小资产阶级思想”。毕业分配时,要从700多人里挑15名优秀者到北京协和医院。我是候选人之一,但年级党支部有领导仍以“找对象”的“资产阶级恋爱观”为由反对。所幸,这没有成为主流意见和最终决定。

  我做主任20余年,逢资深大夫反映下级大夫的某些问题时,我都会习惯性地询问:“你跟他本人谈了吗?”“你有责任先跟你的下级大夫谈谈。”

  这叫出于公心,开诚布公。


返回健康报首页>>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