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学人文 > 正文

郎景和专栏

一位医生的故事 参观手术

2014-08-29 08:45:30 | 来源:健康报 | 分享

  我们有时去观摩别人做手术,也有时接待别人看我们做手术。似乎是平常的医事活动,却不可太平常处之。

  无论去看,或是被看,都是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无论去看,或是被看,都应谦逊谨慎,学习交流。

  那年,我去国外一家医院参观,并去看他们做手术。手术做得不错,术者也很热情,主动讲解了不少问题。我当时还比较年轻,自然唯唯诺诺。他们以为我什么都不懂,似有鄙夷之意。我仍认真地观看他们的手术,又适时提出了几个问题。那术者竟然高叫起来:“啊哈,你什么都知道呀!”

  同样尴尬的际遇,也曾发生在我自己身上。一次,我接待一组参观者,他们要观摩一场较为新式的手术。我在术中当然很认真地讲解,俨然他们就是一帮新手。术后讨论时,我大吃一惊,因为他们的为首者就是将该术式最早实施,且做过较多病例报告的专家。我这不是在“关公面前耍大刀”么?好在人家大度,还说:“你们做得很有特色、有创新。”这使我略得宽慰,也领悟了参观者和被参观者应有的姿态。

  最内行的参观者是Dr.Twe。他是白求恩大夫的同乡。Dr.Twe看的是一个复发性卵巢癌手术,有非常广泛的严重粘连。分离粘连的手术持续了两个多小时,多么索然无趣,他却看得兴致勃勃,不肯离去。后来,我们成了朋友,在加拿大安大略省,在他有棵大橡树的别墅庭院里,我们谈起了白求恩大夫。真遗憾,中国人都知道白求恩,加拿大人知道的却很少。

  最牛的手术者和被参观者是我们的大学教授阴毓章。阴教授很有才,37岁就得了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内、外、妇、儿四大学系的教授。他对同事、同学的要求极为严格,令人望而生畏,但对患者极为负责。刚开始用硫酸镁治疗妊娠中毒症时,他彻夜不眠,守在患者床边。

  阴毓章教授的手术风格独特,在做盆腔淋巴结清除时,不知是得意,还是为缓解复杂手术的紧张气氛,他常会哼起谁都听不懂的洋歌。一次,他指着盆腔里的一根血管,问道:“后边的,认得这是什么血管吗?”那“后边的”正是来手术室参观的医院院长。他是行政干部,哪里知道什么血管,只好默不作声。阴教授不高兴地喝道:“连这个血管都不认识,还看什么手术!你出去吧。”院长果真乖乖地出去了。


返回健康报首页>>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