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曝光台 > 正文

4年没做病程记录 山东省肿瘤医院被判赔癌症病人68万

2014-09-22 11:27:29 | 来源:济南时报 | 分享

  一癌症病人入住山东省肿瘤医院(以下简称“肿瘤医院”)治疗后,6年时间内,竟有4年多无日常病程记录。患者不治身亡后,家属质疑医院的做法,到法院起诉。近日该案有了终审结果,济南中院认为,肿瘤医院在长达4年半的时间内未给涉案患者做日常病程记录,致使其癌症转移及其演变无法及时获知,判肿瘤医院支付患者家属68万元赔偿。
 
  山东易焕之邦律师事务所主任张静,是此案的原告代理人。其介绍,医疗机构书写病历有基本规范,但相关医院在多年时间内却未详细记录涉案癌症患者病情,客观导致了患者最终身亡的严重后果,该案例也给其他医院敲响了警钟。
 
  案件过程
 
  1
 
  2004年2月,济南市民马某因“右上腹隐痛不适7天”入住肿瘤医院,入院诊断为“升结肠癌并不完全性肠梗阻”。
 
  2
 
  2004年2月25日,肿瘤医院为马某行“右半结肠切除术”,术后马某因出现并发症而接受多次手术治疗。
 
  3
 
  2006 年 2 月 2 日起至2010年7月19日,肿瘤医院未给马某做病程记录。
 
  4
 
  2010年8月16日,马某在肿瘤医院死亡。
 
  一审判决
 
  山东省肿瘤医院赔偿马某亲属,包括护理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抚慰金等在内的多项费用,合计51万余元。
 
  双方不服判决,上诉
 
  二审判决
 
  肿瘤医院应支付死者家属,包括护理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抚慰金等在内的费用,合计68万余元。患者在医院治疗6年最终在医院内死去
 
  案件调查显示,2004年2月,济南市民马某因“右上腹隐痛不适7天”入住肿瘤医院,入院诊断为“升结肠癌并不完全性肠梗阻”。2004年2月25日,肿瘤医院为马某行“右半结肠切除术”,术后马某因出现并发症而接受多次手术治疗。2006年2月2日起至2010年7月19日,肿瘤医院未给马某做病程记录。2010年8月16日,马某在肿瘤医院死亡。
 
  马某死亡后,因对其在肿瘤医院的诊疗过程存在异议,其家属将肿瘤医院起诉至法院。审理中,根据当事人的申请,一审法院委托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进行司法鉴定。相关鉴定认为,本例患者死亡后未作尸体解剖,根据患者死亡前表现,除中心型肺癌广泛扩散,不排除合伴有结肠癌的复发转移外,还存在严重肠梗阻,上述两种疾病终因无法实施积极的医疗措施而最终多器官功能衰竭死亡。鉴定意见:山东省肿瘤医院对患者马某的诊疗行为存在过错;其过错因素是导致患者肠腹壁肠瘘经久不愈的主要因素,是导致患者死亡后果的轻微因素。
 
  一审法院认为,由于肿瘤医院在对马某的诊疗行为存在过错,与马某的死亡之间存在因果关系,依照法律规定,应对因此给马某及其近亲属造成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一审判决,山东省肿瘤医院赔偿马某亲属,包括护理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抚慰金等在内的多项费用,合计51万余元。
 
  双方不服一审判决:均提起上诉
 
  马某亲属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其在上诉中认为,病程记录在病历材料中是最重要的证据组成部分,肿瘤医院在将近5年的时间内未给马某做病程记录,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58条之规定,应推定肿瘤医院有过错而承担全部赔偿责任。
 
  肿瘤医院答辩称,患者并非健康的人,本案中患者病情严重,癌肿广泛,术后发生肠瘘的几率很大,这是难以完全避免的术后并发症,肿瘤医院积极采取了补救措施,并邀请著名专家进行手术,肠瘘系该手术的常见并发症,要求医院承担全部赔偿责任不符合事实。同时该医院认为,在马某及其家属拖欠医疗费的情况下,医院仍积极治疗,患者术后生存了6年多,取得了比较理想的生存时间。关于病历,事实是患者于2006年初已具备出院条件,但患者拒不出院,因为发生纠纷,医生查房也无法进行,才导致这种状况出现。随后,肿瘤医院也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
 
  济南中院二审:多年未作病程记录医院违反操作规程
 
  济南中院审理后认为,《侵权责任法》第54条规定“患者在诊疗过程中受到伤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关于肿瘤医院的诊疗行为是否存在过错的问题,鉴定机构认为,肿瘤医院对马某的诊疗行为存在过错,其过错因素是导致患者腹壁肠瘘经久不愈的主要原因,一审法院依据该鉴定意见书确定的肿瘤医院的诊疗过错判决肿瘤医院承担马某因治疗肠瘘所产生的各项费用90%的赔偿责任,公平合理,符合法律规定。
 
  另外,济南中院对于鉴定部门关于“马某长时间未做病程记录的行为与患者死亡后果不存在因果关系”的认定不予采信。关于医疗机构应如何给患者做日常病程记录的问题,《病历书写基本规范》规定,医疗机构对病重患者,至少2天记录一次日常病程记录,对病情稳定的患者,至少3天记录一次日常病程记录;对病情稳定的慢性病患者,至少5天记录一次日常病程记录;如属长期住院病例,应每月做一次阶段小结。马某在2006年2月-2010年7月间的病情即使如肿瘤医院所诉,其病情稳定,在此期间不需要进行特殊治疗,只是需要做常规检查,也至少应该每月做一次阶段小结。
 
  若因为马某已具备出院条件,院方停止了马某的日常病程记录,肿瘤医院应为马某下达书面的出院通知书。若系因为马某欠费的原因,肿瘤医院停止了马某的日常病程记录,肿瘤医院应为马某下达催缴医疗费通知书。但肿瘤医院在一审、二审庭审中均未提供为马某下达的出院通知书及催缴医疗费通知书,事实上马某于2006年2月至2010年7月一直在肿瘤医院住院治疗。马某既然一直在医院治疗,该院应按相关要求为马某做日常病程记录,其在长达4年半的时间未给马某做日常病程记录存在过错。另外,马某是因升结肠癌不完全性肠梗阻入肿瘤医院治疗,死亡原因为:结肠癌术后,中心型肺癌并多发转移、下腔静脉综合症、呼吸循环衰竭。肿瘤医院应对住院的癌肿患者密切观察、及时监测,但该医院在长达4年半的时间未给马某做日常病程记录,致使马某的中心型肺癌何时发生及其演变过程无法及时获悉,患者的身体状况因未及时查房而无法掌握。
 
  终审宣判:肿瘤医院赔偿患者家属68万
 
  审理显示,马某于2010年8月16日死亡,肿瘤医院于2010年7月20日恢复为马某做日常病程记录,2010年7月26日CT结果显示中心型肺癌并双肺转移,此时马某的身体状况当然不具备手术条件。
 
  济南中院认为,肿瘤医院未给马某做日常病程记录存在过错,应赔偿因此给死者家属造成的损失。其中,死亡赔偿金部分,医院按照70%责任赔偿;医疗责任方面,医院负担90%赔偿责任。另外,关于肿瘤医院上诉主张的精神损害抚慰金过高的问题,肿瘤医院在医治马某的过程中存在过错,导致马某腹壁肠瘘经久不愈,使病人及其家属遭受长达6年的严重精神损害,一审法院根据肿瘤医院的过错程度,给其家属所造成的损害,酌定5万元的精神损害抚慰金妥当。
 
  法院二审判决,肿瘤医院应支付死者家属,包括护理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抚慰金等在内的费用,合计68万余元。

返回健康报首页>>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